易纲回应五大热点问题:G20达成共识 不以竞争为目的货币贬值
源 / 文 / 2016年09月06日
  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8年,而创立于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G20领导人峰会也已经召开了十届,现在即将迎来第十一届。这是中国今年最重要的主场外交活动,也是国际社会的盛会。

  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过程中,G20发挥的作用功不可没,各国协调一致,共同为避免全球金融和经济体系陷入崩溃的境地而同舟共济,协力前行。虽然全球经济增长仍然低迷,而且全球市场也仍然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和风险,但境况毕竟与危机时期大为不同。

  正因为此,由中国主办的这届领导人峰会将主题确定为: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G20的工作重心已经从应对危机转变为促进全球经济增长。这届峰会,中国将结构性改革作为重要的议题之一提出,试图在货币、财政政策之外,寻找全球增长的新动力。

  正如习近平近日在会见外宾时所指出的,国际社会高度期待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为提振世界经济和国际经济合作发挥积极作用。

  这是G20杭州峰会的使命,也是中国作为全球大国的担当。

  易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关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思路就是要更广泛地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更平衡地考虑全世界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这样一个平衡的、互利共赢的关系。”

  9月1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前夕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G20有一个共识,就是不以竞争为目的货币贬值,并且就汇率进行更紧密地沟通和协调。

  为应对全球经济和潜在风险,易纲表示,G20承诺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的工具,这个工具就是各种政策工具,主要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政策。

  易纲还就稳健的货币政策、人民币汇率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负利率、G20政策工具等发表意见。

  稳健的货币政策:包括三个要素

  最近几个月,中国广义货币M2、狭义货币M1增速差异扩大,市场一度担心企业陷入“流动性陷阱”。

  易纲说,M2、M1最近增长率差别比较大,中国现在杠杆率比较高,处于换挡期。6.5%-7%的增速虽然和过去比略微有些下降,但在世界范围内还是较强劲的。

  他表示,面对比较复杂的环境,要考虑多方面平衡的形势。货币政策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有这样几个要素:

  “第一,要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第二,要发挥信贷政策的作用,特别是要加强信贷政策支持中小企业、农业、扶贫攻坚的力度;第三,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一个适度的、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

  G20共识:

  不以竞争为目的货币贬值

  易纲表示,G20有一个共识,就是不以竞争为目的货币贬值,并且G20的一个共识——就汇率进行更紧密地沟通和协调,这就使得人民币汇率比较平稳。

  去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一改过去数年单边升值,开始上下较大幅度波动。央行今年初也公布了上海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

  易纲表示,今年春节以来,人民币逐步形成了收盘汇率加上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变化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

  易纲称,总体而言,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人民币对几个货币篮子的走向也比较稳定。从一个稍微长一点的时期来看,虽然人民币有涨有跌,但总体来讲比较稳定。

  “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有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今年又有英国公投脱欧的冲击。”易纲说,“看得时间比较长的话,会看出人民币是双向波动。但是人民币的总体波动率是小于绝大多数储备货币,也大大地小于新兴市场的货币。”

  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中国五方面推进

  易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关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思路就是要更广泛地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更平衡地考虑全世界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这样一个平衡的、互利共赢的关系。”

  为此,易纲说,今年G20会议,中国做了五个方面的工作。第一项工作是扩大SDR的使用。8月31日,世界银行在中国发行5亿元SDR债券,发行利率0.49%。

  易纲表示,5亿SDR相当于大约47亿元人民币,发行利率0.49%相当于人民币利率2.39%。认购倍数大约是2.5倍,银行、证券、保险等机构及境外一些央行和国际机构也进行了认购。

  他认为,SDR债券可自动分散风险,投资SDR债券相当于按一个权重投资了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等5种货币。SDR记账可以减少汇率之间的波动性。中国将来会在清算、发行、托管等环节为SDR债券和其他SDR计价的金融产品发行创造更好条件。

  第二项工作是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的建设,包括各国外汇储备、双边货币互换,区域型货币安排等。“今年,我们将开展清迈倡议多边化和IMF开展的联合演练,来检验我们应对危机的准备程度。”易纲说。

  第三项工作是完善主权债务的重组机制,主要是加强主权债合同条款,支持巴黎俱乐部讨论一系列主权债问题,吸纳更多新兴债权国参加,平稳地处置今后发生的主权债问题。

  另外,第四项工作是推动IMF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提高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份额占比。

  第五项工作是改善资本流动的监测和应对,更好地提前预防风险、预警风险。

  负利率:要综合看待、全面评估

  对于部分国家实施负利率,易纲表示,“我们要综合看待这个负利率,要有一个全面的评估。”

  易纲表示,全球对负利率问题的讨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实施负利率的国家和地区,多数都认为负利率是有效的,IMF对负利率政策的评价也有一些肯定的含义,但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表明,实施负利率有一些负面影响。

  如何评估负利率?易纲说,要从消费者和储蓄者的角度看,负利率对经济是不是有刺激作用,会不会拉动需求,对投资有什么影响;对整个银行体系有什么影响,银行体系因此在未来经营上是不是可持续,是不是风险更多;负利率对货币实际上也有影响,会不会引起竞争性贬值。

  为应对全球经济风险,G20承诺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易纲解释称,G20承诺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的工具,就是各种政策工具,主要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政策。

  易纲说,“比如说,有的国家可以进一步地运用货币政策;有的国家的财政还有一些空间,可以进一步地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还有的国家可以更加着力于结构性改革。”

  【相关报道】

  宽松加码负利率加深 市场静待G20峰会进行全球协调

  “希望杭州G20峰会能给全球越演越烈的宽松货币QE大战给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感慨说。

  6月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揭晓后,除美国外,全球央行似乎进入了新一轮QE大战,日本、欧洲、英国等央行纷纷扩大量化宽松QE规模以刺激经济发展,一时间全球金融市场资金流动性变得更加泛滥。但是,全球央行日益扩大的QE政策并没有有效提振经济增长。

  同时,负利率对金融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市场对此的担忧也在加大。

  在多位金融业内人士看来,这也是G20峰会需要解决的全球货币政策协调新问题——在货币政策已经被过度使用且效应日益减弱的情况下,有效约束越演越烈的QE大战,尽可能提早布局预防金融资产泡沫破裂同时,通过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与结构性改革相互配合,实现全球经济稳步增长。

  近日,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也表示,随着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政策效应递减,各国需进一步协调以促进可持续的增长。

  约束QE大战任重道远

  为了应对英国脱欧造成的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各国央行再度祭出新一轮大规模的QE政策。

  7月以来,欧洲央行、日本央行都明确要继续扩大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欧央行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每月购买800亿欧元的政府债券和企业债券,同时把金融机构在欧央行的存款利率下调至-0.3%。日本央行采取的措施是每年增发80万亿日元的货币,同时把商业银行在日本央行的超额准备金,存款部分的利率下调为-0.1%。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央行也将基准利率降至历史新低,不少国家正酝酿持续降息政策。

  日益壮大的QE资金正悄然引发金融市场出现一系列扭曲,比如美国日本瑞士国债收益率相继跌入负值,资产荒状况日益严重;欧洲美国日本股市受QE资金驱动不断上涨,正在催生金融资产泡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少国际投资机构认为,这也是杭州G20峰会需要解决的全球货币政策协调新问题——在货币政策被过度使用且效应减弱的情况下,如何有效管控各国央行日益激烈的QE大战,尽早挤出金融资产泡沫同时,通过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与结构性改革相互配合,促进全球经济增长。

  不过,在上周举行的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上,发达国家央行似乎决定持续扩大QE规模。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此次会议再次重申,必要时将毫不犹豫加码货币刺激,且宽松仍存空间。欧洲央行执委Benoit Coeure则强调,物价稳定的目标将会实现,如果各国政府再不行动,欧洲央行将加大货币刺激力度。

  瑞士信贷分析师Zoltan Pozsa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这意味着杭州G20峰会要对各国QE规模进行有效约束,绝非易事。究其原因,一是不少国家缺乏财政刺激与结构性改革操作空间,只能更多依靠QE政策将债务货币化,从而转嫁风险;二是在此前美元下跌引发各国货币较大幅度反弹的情况下,有些国家希望借助更大规模的QE措施压低本国货币汇率,为商品出口创造有利环境。

  Benoit Coeure明确指出,欧洲各国政府迄今实施的结构性改革是“半生不熟、缺乏热情”,这未必有助于提升通胀预期,反倒可能已经加重了通缩疑虑。这也迫使欧洲央行加大货币刺激力度。

  “显然,此次G20峰会要引导各国从一味扩大QE规模刺激经济发展,转向结构性改革、财政刺激与货币政策相结合的措施,任重而道远。”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表示。

  但是,不少投资机构依然对此抱有不小的期望值。

  应对负利率冲击

  相比约束全球央行愈演愈烈的QE大战,金融市场对G20峰会全球货币政策协调的另一个关注点,是如何应对负利率的冲击。

  在不少金融业内人士看来,尽管市场普遍认为欧洲、日本等国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已经没有进一步下调利率的空间,但不排除在经济发展乏力的情况下,这些国家央行很可能孤注一掷,在负利率政策方面越走越远。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Jackson Hole会议上明确表示,日本央行的资产购买、货币基数以及负利率仍有进一步宽松空间,但日本央行将谨慎考量如何令政策方案发挥最大效用,以达到物价稳定的目标。

  但是,金融市场对负利率的担忧却在日益增加。一方面负利率环境导致银行信贷收缩与业务收入骤降,令银行业更容易陷入坏账风波与经营风险,反而对经济发展构成负面冲击,另一方面负利率政策正沦为某些国家压低本国货币汇率,引发新一轮货币贬值大战的工具,令金融市场陷入新的不确定性。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认为,负利率政策对刺激全球经济增长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需要G20峰会与会各国开展密切沟通,形成有效的货币政策协调机制,避免负利率对全球经济带来负面冲击。

  不过,各国要在此次杭州G20峰会针对负利率冲击建立全球货币政策协调机制,同样绝非易事。仅仅在欧盟内部,不少国家围绕负利率冲击存在诸多分歧,且多次讨论沟通都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Zoltan Pozsar认为,此次G20峰会很可能暂时搁置各国央行对负利率冲击的分歧,更多引导与会各国央行多管齐下,有效运用货币、财政与结构性改革措施促进经济发展同时,并在金融市场波动加剧的背景下加强对资本跨境流动的监测和分析,避免负利率政策对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传导效应。

  其中,G20各国最有可能达成的一项共识,是在经济发展没有出现重大问题的情况下,各国不再推进负利率政策,转而通过扩大QE规模替代“进一步降息”。
网友讨论
还可以输入 200 个字符
热门评论


建议及投诉热线010-85869906

广告刊登热线010-85862238

  • 关注官方微信

  • 关注官方微信

中国人民银行 |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 中国证券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 路透社 | 华尔街日报 | FT中文网 | 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家俱乐部(ECIF) | | | | | | | |
Copyright © 2008-2030 北京大白熊网络信息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38172号-1 all rights reserved本网站所刊部分稿件为网络转载,若有侵权请您及时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本网站对所转载内容不承担任何的责任,请网民对相关内容的真实性自行判断。
账号登录
记住密码
账号注册
账号注册

*昵       称

*输入密码

*确认密码

*姓       名

*电子邮箱

*国家地区

*省       份

*出生年份

*性       别  男          女

*从事职业

*从事行业

请您留下正确的联络方式,以便我们能够及时与您取得联系

*手机号码

填写您要订阅的邮件
  •   我愿意接受有关新财网的新功能或活动的信息
  •   我愿意接受有关其他网站和产品的新功能或活动的信息
  •   我愿意接受第三方服务供应商的特别优惠的信息